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同城约炮

  • 新葡京娱乐场

  • 同城互约

  • 威尼斯人

  • 约炮天堂

  • 太阳城集团

  • 银河贵宾会

  • 伊人娱乐会所

  • 摩臣娱乐

  • 新葡京娱乐场

  • 免费上门

  • 澳门威尼斯人

×

选择推广文案

【当维修工的日子】【第361~365章】【作者:带刀】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569|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转帖] 【当维修工的日子】【第361~365章】【作者:带刀】

  [分享好友快速升级还能赚钱]

等级:Level 11

1438

主题

2263

帖子

2956

积分

Level 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2956

杏之书吧-书之转帖高手

QQ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09 | 只看该作者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greateast 于 2021-10-14 09:47 编辑


  第361章:365

  潘文清很后悔,从未有过的后悔。感觉从昨天怀疑那个陌生男人就是这个恶心的维修工开始,潘文清就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做。

  潘文清把这一切想的太简单,还以为只要是能确认出眼前这个维修工,是不是那一天晚上在天台上的陌生人。

  可是潘文清没想到这么容易确定了不说,关键是潘文清还忘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认定了那个陌生男人的身份,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现在毫无疑问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了潘文清的掌控。潘文清站在原地,茫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偏偏又很绝望的发现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对老公大威和这个家庭,潘文清太在意,也没有了什么思考能力。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我不想说第二遍。」这次王军又开口说了一句,并且那种语气除了音调没有故意压制,基本上和楼顶天台那一晚上的语气和强势是一模一样的。

  同样的强势,同样的强烈羞辱和绝望的感觉,这一瞬间潘文清恍惚着又回忆到了前天晚上阳台上的放纵与癫狂。鬼使神差的,从被强烈羞耻的被迫,潘文清吞咽了一口口水,最终还是缓缓的把身体低下去。

  慢慢的蹲下来,弯腰翘臀,潘文清感觉这一切自己做出来的动作那么的熟练无比,这一刻把潘文清自己都羞耻的受不了。潘文清在心里暗骂着坐在前方的男人,就是前天,自己也是这样被羞辱的跪爬着,跟狗一样的被这个男人对待,现在前天的一切又一次重演。

  潘文清的跪好,两只手掌撑在了地面上,摆好了姿势之后缓缓的向前爬动,甚至这一次不用王军再提醒,轻轻张开嘴巴,发出汪汪的轻柔声音,像极了一只受伤害怕的狗。

  王军看着面前这个靓丽的女人很听话的跪爬着,很缓慢的向自己这边过来,心里寻思着这个女人估计上次已经被调教的习惯了,几乎没有说太多,现在一边下贱的爬,一边轻声学狗叫的过来。

  看着平时那么冷漠高傲的,骨子里肯定弩性很重。原本王军还想着让这个女人去换一身性感情趣的衣服呢,不过想想就算了。当没有任何主意,只能按照王军命令的潘文清在爬到了坐着的王军面前时,老实的继续保持跪着的姿势,没敢动作。

  王军身体前倾,粗糙的大手绕过跪在面前的潘文清后背,在她高高翘着的圆臀上使劲捏了两下,让潘文清止不住羞耻的哼叫出来,那种粗鲁的力道和羞辱的心理,潘文清的身体也感觉到了有些燥热,因为这一切都像极了在天台时的疯狂夜晚。

  潘文清感觉那种羞耻偏偏又令她兴奋难以呼吸的刺激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这一刻的潘文清承受着这个粗鲁男人的揉捏,那种疼痛带着酥麻的诱惑感觉,让潘文清在心里自我欺骗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被胁迫的,而且潘文清还自我安慰,哪怕这一次什么都听这个男人的,只希望他能把这一切事情结束,不要影响到老公大威的前途,还有他们家庭的和谐。

  揉捏着潘文清这个女人的翘臀,王军感慨这个女人的屁股不大,但是翘起来的臀型确实漂亮,哪怕穿这么保守的家居服,跪着的时候勾勒出来的形状还是那么性感。

  看着她利索的齐肩发和迷人的脸庞,王军松开了手之后,看着潘文清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王军跟这个女人对视着,发现原本苍白的脸庞变得臊红起来,原本快要流出眼泪的眼眶这时候也没有了泪水,除了羞耻和排斥之外,那种呼吸变快和眼睛里的异常神采也那么的明显。

  王军把刚摸了她翘屁股的手又抚摸着潘文清的脸庞,跟那晚上在天台是那么的相似。王军拍拍潘文清滑嫩的脸庞,这张迷人的俏脸,还带着那种不自觉就散发出来的傲气,王军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清高自傲的潘文清,就想要强烈的羞辱她,想要打碎她的傲气。

  「还记得咱们在楼听天台上偷晴的时候吗?咱们一边玩一边看着你卧室里的老公自己用手解决,现在想想感觉挺刺激的啊。

  现在陪我去你们卧室,我现在要在你和你老公的卧室里玩你,上次不是在天台上还看到你和你老公的婚纱照挂在卧室里嘛,那正好了,到时候咱们一起看着那婚纱照一边玩啊。

  嗯,一会儿看看在玩你的时候,要不要再给你老公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上次的时候打电话,他自己用手玩的还挺开心的呢。」王军说着话就站了起来,然后对着面前跪着的潘文清的翘臀抽了一巴掌。

  王军本身的力气就很大,这一巴掌下去,疼的潘文清痛苦的哼叫一声,又赶紧吧声音压低下来,这一刻的潘文清感觉臀肉火辣辣的疼痛,那种异样的灼热感又一次冒了出来。

  潘文清长这么大,除了这段时间以来承受这样难以言说的羞辱和玩弄之外,平时的她都是那么自傲的高高在上,可是在短短几天里,她的尊严和骄傲被摧残的一丝不剩,只剩下无尽的羞耻和下贱。

  潘文清听了之后潮红的脸庞又变得惊慌失措起来,甚至跪在那里的她把上身直立了起来:「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好吗?现在是他刚上班没多久,大上午肯定不方便的,要是被人知道就不好了,求求你了好吗?」

  王军转身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骄傲女人,看着她因为紧张激动,那两团圆润的圆球也跟着不断微微颤抖。

  「现在跟我说话连称呼都省了吗?在主人面前,你就是一个玩物,没有说话的余地,现在进来,如果让我满意了,或许我不会打电话,你要是不让我开心,那我就不管这么多了。」王军说完话之后,就向潘文清夫妻的卧室走去。

  潘文清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高大威猛的维修工,最终再一次手撑在地上,做出跪爬的姿势,同时说着:「主人,我知道了,骚,骚货一定好好伺候主人。」

  王军越过走廊也没有理会身后的潘文清,就这么径直来到了主卧室里。

  王军绕到了窗前,现在时间才早上八点多钟,光线正好,王军的目光从窗户前看过去,微微抬头看着楼顶的天台护栏那。这个位置和角度,王军立刻就确定了前天晚上的时候,自己跟潘文清在天台上,而潘文清的老公大威,也是躺在这个卧室里,一举一动都被看清楚的。

  王军看着天台那边,然后又转身来到床头另一边的时候,潘文清这才出现在王军的视线中。

  潘文清承受着强烈的羞辱,在这一刻的绝望让她想到了前天晚上的天台,可潘文清羞耻的发现自己从客厅跪爬过来,听从这个底层粗鲁的维修工的命令,这一切对她都是一种强力的撩拨。

  潘文清爬过了走廊时,甚至想着自己要爬的快一点,不然这个强壮的男人就会生气。

  当潘文清爬行来到了自己家的卧室门口时,羞耻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燥热,并且睡裤中紧绷在臀缝和腿间的内裤,好像有些要湿润的趋势了。

  潘文清内心又一次迷惘的在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闷骚,平时看起来那么自傲,可被人这么羞辱的时候,表面排斥和厌恶,偏偏还有种难以压制的兴奋感冒出来。

  潘文清心翼翼的跪在了卧室里的地面上,还好潘文清平时很爱家务,把地面瓷砖收拾的一尘不染,此时潘文清双手撑在地面上,有些害怕的抬头看了王军一眼。

  王军这时候把窗帘给拉上了,这样一来卧室里的光线变得暗了一些,也让潘文清的心里舒服了一些。

  「还愣着做什么?爬过来给我把裤子脱掉掏出来。」王军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卧室衣橱前,微微侧身方便跪着的潘文清爬过来伺候他的同时,抬起手把衣柜推拉门给打开了。

  王军看着里边的衣物,不论是弟媳刘珊家里的衣橱还是潘文清家里的,好像都是女人的衣服更多一些。王军在里边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潘文清贴身衣物的放置处。

  可惜王军失望的是这个女人的内裤都那么的保守,也让王军嘀咕着怪不得自己说穿上性感丁字裤去天台的那一天,这个女人还说没有,直接下边真空着就去找自己了。

  王军找到了一双黑色带着异样条纹的诱惑丝袜,把丝袜拿出来,然后看着最底层放鞋子的地方还有一双性感的细高跟鞋,王军看第二眼的时候就知道这双性感风骚的高跟鞋,正是那一晚上在天台的时候潘文清穿过的。

  正在这时候,潘文清服从王军的命令,乖乖的爬在王军面前,几乎没有犹豫的执行着王军的意愿,开始解开他的腰带,手部动作有些慌乱,不过潘文清还是把腰带解开,在把拉链拉开之后,潘文清紧紧抿着性感的红唇皱眉。

  犹豫了片刻还是把手放在了王军的腰间,慢慢的把王军的裤子给退了下来。

  潘文清在自己的家里,被陌生的维修工当成一个低见的玩物,跪爬在他面前之后,又主动去把男人的裤子给脱掉,还是发生在自己和老公的卧室里。这一切对潘文清来说羞耻感比天台还要强烈很多,潘文清纠结的皱眉,可脸庞却是愈发的臊红和兴奋。

  王军又从衣橱里找了一件连体紧身的包臀短裙,这才关闭了橱柜。

  看到脚下跪着的潘文清那么听话,王军感觉这个女人骨子里的弩性也被开发的越来越明显和适应了,或许就连这个表面高傲的潘文清自己都没发现。

  王军这时候身上已经挂着一条内裤了,在今天凌晨那件糟心事情中,虽然爆发了一次,可是王军依旧感觉体内那种躁动不安的感觉很强,这让王军又一次想到了昨天喝的那一杯补酒的作用。

  除了身体之外,关键是王军心里那种压抑与烦躁,更是无处发泄呢,这个潘文清也会来事儿,这么撞在了枪口上。王军把弹性十足的暗红色紧身连体短裙和黑色的丝袜扔在了床边,顺手又把那双高跟鞋摸出来放在了潘文清的身侧。

  这时候的潘文清看着眼前,心里已经隐约知道了这个高大男人想要做什么了。

  王军坐在了床边,抬起脚来对着潘文清。潘文清默默无语的伸出手,帮着王军把挂在膝盖上的裤子给退下来。

  王军只穿着一条内裤,紧绷在他强壮的腰臀和大腿上,身上的肌肉隐约可见,关键是那结实健壮的身体展现在潘文清眼前,潘文清看的比那一晚上更加清楚和视觉震撼。

  大威是个文弱的高材生,虽然人白皙斯文的,可是跟眼前这个粗鲁又强壮的男人相比,这一刻的潘文清在心里羞耻的想着,自己的老公不论是身体还是力度,哪怕是那个可怕的东西尺码,都跟眼前这个坏男人差距的太远了。

  王军在被潘文清伺候着把裤子脱掉之后,王军只穿着一双休闲鞋又站了起来,然后只穿着内裤,紧绷弹性的内裤另潘文清控制不住的看了好几眼,那腿间鼓鼓囊南的硕大一团,看起来那么的威猛雄壮,潘文清几乎想到了那一晚上看到的黢黑狰狞模样。

  「去把你这身衣服脱掉,身上只穿高跟鞋还有这双性感丝袜,这条紧身裙还不错,能增加点情趣,也穿上吧。至少微微掀开裙子就能干你,穿上还能取悦一下我。」王军站起来,晃动着内裤里那鼓囊的可怕东西。

  王军顺便跟潘文清说了一句之后,立刻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王军跟潘文清又说着:「突然想起来我带来的那个工具包里,还有上次放的不少好东西呢,我去找找是不是还有两跟软绳。一会儿把你绑在你和你老公的床上再玩你这个骚货,换好衣服在这里等着我。」

  王军穿着鞋,健壮的身体黢黑带着结实健壮的厚重肌肉,就这么晃动着内裤那个大帐篷离开了卧室里。

  潘文清紧张了起来,跪在地上的时候随着王军的话语,刺激和羞耻中,潘文清止不住又悄悄夹紧了自己的修长双腿。

  现在是早上八点多,王军来做一次维修而已,本来还担心的要命,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这个潘文清给摆平了。

  要是平常的时候,或许王军就心虚万分的跟她聊得失利弊,希望这件事情结束,而且按照王军的习惯,说不定以后保证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等到以后时间再见到潘文清的时候,王军还会躲得远远的。

  但是王军今天凌晨做了一件令他心里无比纠结和烦躁不安的事情,满心的情绪无处发泄,正好潘文清撞在了枪口。在面对王军几乎狂暴和强势的霸气中,不论是被恐吓,还是被王军吼着骂,潘文清彻底的慌了。

  那个时候的潘文清心中慌乱不堪,可是潘文清跪在卧室里,听着王军的命令之后,虽然羞耻和排斥,但是潘文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偏偏不慌了。就像是,就像是找了依赖,就是一种有了主心骨的感觉。

  潘文清赶紧把这个不该有的念头驱除出脑海,因为潘文清现在哪怕再羞耻和绝望,已经准备好今天利用自己的身体去满足这个男人,只想着让他不要再为难自己的老公和这个家庭。

  可是潘文清内心那种见到所谓的主人,心里无比踏实的感觉,潘文清打死自己都不会去承认的。

  王军出去了,潘文清幽怨的叹息一声站起身来,甚至在潘文清开始把保守的居家服脱下来的时候,心中那种异样的兴奋感觉就是很强烈,潘文清自己的内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想。

  鬼使神差的站了起来,潘文清把臃肿的保守上衣和睡裤都脱掉,这一刻的她甚至都想着不该在家里,今天早该去上班该有多好。

  潘文清慢慢的纽扣解开,把自己的上衣放在旁边,又双手背过去解开了文胸系带,当潘文清把肩带也脱掉的时候,那两团硕大的波涛瞬间解脱了约束,变得颤颤巍巍的晃动,散发着诱惑的纹路。

  潘文清把文胸和上衣放在了一处,又把肥大的睡裙脱了下来。这时候的潘文清展现出那诱惑修长的白皙美腿,还有紧绷在身上的浅灰色内裤。潘文清此时的呼吸变得混乱,脸色的红润看起来更加的厉害。

  潘文清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卧室门口的走廊那,王军那高大健壮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潘文清这时候心里缓了口气,可她没有听到任何的开门声音,知道那个可怕的男人还在自己的家里。

  而且潘文清听着那边在打电话,应该是等着电话挂断之后才回来吧,潘文清在心里想着。潘文清只好强行压抑着羞耻和悲愤,把内裤从自己腰间一寸寸的退下来。

  把手里的内裤微微翻转,潘文清心里一颤,紧接着感觉双腿之间一股难以言说的热动,因为潘文清发现自己的内裤那个核心的地方,竟然有个指甲大的湿润痕迹,这让潘文清难以承受。

  又心虚的看了一眼卧室门口,潘文清羞耻的悄悄垂下手,用指肚触碰了一下,潘文清下意识的浑身一抖,那种酥麻感觉中,随着她自己的碰触,竟然又一次紧收了两下。潘文清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湿润,心虚的赶紧把内裤扔在了旁边。

  现在年轻靓丽的潘文清,正把诱惑风韵的美妙身体展现在卧室中,浑圆紧致的屁股,绷的那么漂亮,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弧度漂亮关键是皮肤细嫩的美妙。蛮腰平坦腹,配上那两团圆球,潘文清这个轻熟女依旧是那么的诱惑。

  潘文清在床边坐下来夹紧了双腿,羞耻的令自己最隐蔽的地方遮挡住,潘文清拿起床上的丝袜,一直晶莹剔透的美足踏在床边,开始穿了起来。

  王军这会来到客厅想找软绳捆绑着潘文清这个欠操的骚货呢,还没等拿绳子,工具包里放着的手机响起来。

  王军把电话接通了之后,老李在那边问问情况需不需要帮忙的,王军说着没啥事,正换阀门呢,然后又说着到时候可能找个地方偷懒打个电话。

  王军又聊了几句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这样一来有老李那边应付着,至少王军看来这一上午的时间足够了,毕竟现在才八点多,哪怕玩那个骚货到中午也可以呢。

  王军把手机继续放在工具包,又拿着两根绳子去了卧室里。

  来到卧室门口,王军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呆滞的站在卧室里的潘文清身体一颤,似乎有些恐惧,漂亮眼睛的视线从王军手中的软绳和紧绷在王军身上的内裤中间位置看了一眼之后,又心虚的把眼睛转移到了别处去。

  王军看着面前的潘文清,此时这个优雅靓丽的年轻少妇,一双性感的黑色红底高跟鞋穿在美足上,那双紧绷在修长美腿上的丝袜散发着晶莹的光泽,在王军看来应该是这种丝袜独有的款式,显得很晶莹闪亮。

  偏偏这样的视觉效果伴随着修长性感的美腿,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变得更加强烈。

  潘文清里边没有任何的内衣,只穿着一件紧身的连体短裙,裙子勉强盖住她紧致巧的翘屁股,至于那纤细的腰肢和平坦的腹,还有诱惑且形状明显的两团圆求,都被这件薄薄的紧身性感裙子勾勒出美妙的形状。

  王军痴迷的看着这个性感的女人,特别是这不火爆偏偏很性感的突翘身材,充满了欲望和诱惑味道。

  王军呆滞的时候,潘文清有些心虚的手足无措,悄悄看了一眼这个高大威猛的维修工,却发现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凶臀,潘文清紧张无措的同时,竟然在心里诡异的冒出来一丝的骄傲与开心。

  潘文清被自己的心理又吓了一跳,她自己跟做梦一样想不到会因为一个强爆玩弄过自己的男人,用这么下流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还会有种开心和兴奋的感觉。

  「骚货,谁让你站起来了,跪着爬过来,把我内裤脱了,其它的不用我教你了吧?」王军看着面前因为穿着变得火辣性感的潘文清,向她拉着脸说了一句。

  「是的主人,骚,骚货这就听话。」潘文清说着话又一次跪了下来。这一刻突然羞耻的发现自己在这个可怕的男人面前,每一次跪下去都比上一次要轻松容易接受了。

  潘文清这时候的心理又一次恍惚着回到了前天晚上的天台上了,似乎那个高大威猛带着口罩和帽子的暴戾男人又出现了。

  至于王军,今天只不过是因为跟表弟李强,遇到的那个性感靓丽的短发女人,心情变得极度糟糕,所以不论是脸色和表情语气的,都变得很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让潘文清今天特别的老实听话。

  毕竟有了前天的经验,这时候的潘文清几乎成了一个合格的玩物。很利索的跪下之后,抬起丝袜美腿,摇曳着性感的腰臀向王军面前爬去。来到王军身边,潘文清抬起手握住王军的内裤,开始缓慢的向下扯动着。

  在王军进来卧室的时候,看到潘文清穿着高跟鞋和性感丝袜紧身裙的风骚样子,其实身体早已经又开始反应了,在看到她这么听话的乖乖爬过来开始帮自己脱内裤,王军的东西已经冲血反应着。

  紧绷的弹性内裤被推倒了下腹,然后慢慢的向下拉扯着,随着内裤的包裹,王军的东西也由昂头变成了被内裤勒的向着下方立着了。

  随着内裤被潘文清纤细漂亮的手一点点的退着,从跟部一直到茎的黢黑布满青筋的恶心东西展现了出来,并且随着内裤越来越向下,那个东西也展现着越来越多的一面。

  黢黑可怕,狰狞的东西上布满了丑陋的青筋,当潘文清把内裤推到了王军的大腿上挂着的时候,那个硕大的可怕东西终于被绷到了极限,在圆头挣脱了内裤紧箍的一瞬间,充满力量的向上弹跳了一下,那么夸张的东西几乎贴着潘文清性感的口和鼻梁擦了过去。

  东西还在上下的摇摆着,潘文清怔怔的看着面前那个恐怖并且有些熟悉的东西时,双手已经紧贴在了王军挂着内裤的大腿上,那双痴迷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东西。

  在天台上的时候光线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今天这样的环境下,潘文清终于能够清楚无比的看到这个大炮了。黢黑泛着紫红的光泽,这一刻潘文清感觉腿间似乎有种难言的热烫在流动,令她控制不住的紧收了两下隐蔽的地方。

  王军的身体距离潘文清的鼻尖那么的近,在看着潘文清这个高傲的少妇穿着性感的丝袜高跟鞋和紧身短裙,风骚下贱的跪在自己面前,跟自己的到东西只有咫尺之遥的时候。

  王军握住了自己身体的跟部,另只手伸出去扯住了潘文清的柔顺头发,这样一来让跪在他面前的潘文清脸庞被头发撕扯的向上翘着,把那性感的下巴和红唇都仰了起来。

  王军看着潘文清的清秀靓丽脸庞被自己撕扯头发,展现着些许痛苦的模样,王军今天凌晨开始压抑的心情这一刻开始释放了出来。一边扯着这个高傲性感女人的头发,王军把腰向前挺了一些,然后用手握着自己黢黑丑陋的可怕大东西,对着潘文清的细嫩脸庞狠狠的抽打了起来。

  「你这见货,草泥马的装清纯,你骨子里有多骚自己不知道吗?被我干了前后门,在阳台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公用手解决,一般被你的主人干。你这样的表子还装尼玛个十三。草。」王军这一刻变得无比粗鲁和野蛮,甚至对着面前的潘文清开始了强烈的羞辱和咒骂了起来。

  王军不断的用自己的那个黢黑可怕的狰狞东西抽打着潘文清的细嫩脸颊,左右开弓之间,还不断的会对着潘文清漂亮的脸上胡乱顶着,顶着她的脸庞,眼眶还有鼻梁和下巴与嘴唇。

  这一刻的王军根本不是调教潘文清,他只想发泄自己的心情。

  潘文清这一刻的羞辱从未有过的强烈。潘文清在快速慌乱的呼吸着,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胯间丑陋的东西散发出来的特有味道是那么的强烈。

  腥臊,难闻,恶心,潘文清的鼻间跟面前王军的可怕东西那么近距离的接触,问着独属于男人的味道时,感觉是那么的难闻,可是潘文清偏偏感觉这样的难闻味道,总是能把她的兴奋感和欲望刺激的更加强烈起来。

  潘文清的脸庞有些酥麻和疼痛,被那个可怕的东西抽打的时候,潘文清在强烈的羞耻中,感受着那种更度和热烫的温度,潘文清绝望的发现随着面前粗鲁男人变态一般的动作,她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热烫,越来越渴望。

  潘文清的脸庞被抽打的其实很疼,因为这个东西时那么的巨大,随着王军甩动之间打在细嫩的脸庞上,潘文清听着那种清脆的拍打声如此的明显。

  自己正在自己的家里,在独属于自己和老公的温馨卧室里边,穿着性感风骚的模样跪在一个粗鲁的物业维修工面前,被这个丑男人撕扯住头发剧烈疼痛着,承受这个恶心男人用那个更加恶心的黢黑大东西,狠狠的抽打自己的脸庞。

  这一刻的强烈羞耻,伴随着脸庞像是被人扇巴掌一样的疼痛感,潘文清努力夹紧了双腿,却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阻止不了腿间那股难以抑制的热流在不断的冒出来。

  王军抽打着发泄着,发现用大东西对着这个高傲的少妇抽打,心里的发泄感是那么的强烈。

  可是当王军看着这个女人承受着抽打,魅力的脸庞带着强烈羞耻和疼痛的表情时,抽打变红的脸上表情却慢慢的变得异样。

  潘文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和混乱,被打红的脸庞上红唇微微张开着,那双眼睛半眯着,跟痛苦的表情不同的是,那双迷离的眼睛里边带着强烈的欲望和迷离的炙热。很显然,王军都没想到自己只是在发泄,这个自傲的女人看起来似乎更加的兴奋了。

  「看你骚成什么样子了,底下湿了没?」王军再抽下去,感觉自己的东西都要发麻了,于是停止的抽打之后,在潘文清被抽红的脸庞上,用东西轻轻的摩擦,向潘文清又问了一句。

  「主人,已经很湿了。」潘文清羞耻中还是说了一句实话。

  「想吃吗?」王军这一次把东西移动到了跪在脚下的潘文清诱惑红唇边缘,向她问了一句。

  「想,想吃主人的东西。」潘文清迷离着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面前这个可怕的紫红东西,说完话之后轻轻张开红唇,脸庞向前想要把这个可怕的大东西含入口中。

  正当潘文清早已经忘记羞耻说出了一句话之后,整个人都身体又一次的强烈紧绷着。

  这时候的潘文清甚至都感觉自己该犹豫一下,甚至可以表达出纠结的情绪。但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王军张口询问的第一时间,自己就这么不顾一切的把话语说出口来。

  潘文清在强烈的羞耻中,还是不相信自己会是这样的想法,甚至这一刻潘文清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情势所迫,这一切自己都是被强迫的,并不是出自于自己的本意。

  现在的潘文清唯一能自我安慰的,也就是把这一切当成了被眼前维修工的强行威胁。潘文清不知道自己自欺欺人的同时,还主动张开了红唇,性感的舌尖轻轻吐出来,几乎快要碰触到了王军那个可怕的大东西圆头上边。

  王军这一刻竟然微微向后撤身,让潘文清的口舌碰触到了空气。

  面对潘文清诱惑的目光,王军冷笑着看着她,然后继续在潘文清面前几公分的距离处保持站立着的姿势。

  跪着的潘文清感觉自己脸庞被刚才那个东西的抽打变得更加疼痛和灼热,看着那个可怕的狰狞东西,这一刻的潘文清感觉黢黑的东西上遍布的夸张青筋都带着独特的魅力。

  潘文清不顾羞耻的微微把丝袜美腿抬起,向前跪着爬了一步,再一次的张开嘴巴想要狠狠的含住那个可怕的大东西,却又被王军后退着躲避开了她的性感喉舌。

  王军就这么逗弄着这个闷骚的年轻少妇,这一刻王军感觉自己的东西因为兴奋的关系又变得反应强烈。

  一连三次,每当潘文清跪着稍微向前爬了一步,翘着性感的翘屁股快要含住那个渴望无比的硕大东西时,王军总会向后退,无奈之下的潘文清就像是一条狗狗,在努力的向前张开性感红唇,想要含住那个可恶的令她无比着迷的东西。

  潘文清疑惑的看着王军,羞耻和兴奋的潮红脸庞带着疑惑,当看到王军脸上的坏笑时,潘文清意识到这是王军故意在这个羞辱和逗弄着自己。

  潘文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要去骚一点又感觉羞耻,可那个充满了男性荷尔蒙气息的恐怖东西又这么令人着迷,更关键的是潘文清知道王军用这样的方法来羞辱自己,并且今天看起来自己的身体更会被这个粗鲁的男人享用和玩弄。

  想到这里,潘文清有些惧怕的看了一眼床边放着的软绳,恍惚之间想到了那一天的晚上天台,这个强势霸道的男人把自己紧紧的捆绑,又狠狠的干了自己的前后门。

  王军坐在了床边,这时候的王军自己也快要憋不住了,所以也不再去羞辱潘文清,坐下来之后冲着潘文清摆摆手,潘文清很听话的就又一次跪趴着过去了。

  在潘文清刚爬到王军的脚下,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被王军一下子扯住头发,把自己那兴奋快要爆炸的东西狠狠的干在她的口中。

  潘文清措不及防之间只感觉自己的口有一种被填满的感觉,可是那个霸道的东西还在深入,潘文清被扯住头发根本不能反抗,任由那个可怕东西抵在了自己喉咙尽头,几乎再粗鲁一些,或许就贯穿了潘文清的喉咙。

  潘文清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在呜咽着痛苦叫喊的时候,那个可怕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的怜惜,不断的凶猛进出,每一次都是狠狠抵在潘文清的喉咙上,不能再深入任何一寸,这才抽离出去之后,又一次凶猛的撞击进来。

  王军扯着头发抱着潘文清的头,不断粗暴的向上挺身同时,向下按压着年轻少妇潘文清的头,就真这么短短十几下的时候,潘文清呜咽着快要承受不住,发出了哭腔的同时,因为王军的火爆动作,抽离出来的同时还吧潘文清晶莹的口水都带离了出来。

  王军哪里去管这个年轻少妇的痛楚和不适应,只是还想更爽一些的同时,王军底油看着跪在面前的潘文清:「骚货,把口腔撑起来,这样就可以把喉咙放松,慢慢来适应下。

  我的东西伸入你喉咙的时候开始会有恶心的感觉,慢慢适应了你会发现自己的喉咙也会是个很敏感兴奋的地方,特别是在被男人的东西顶到的时候。

  现在放松喉咙,不要用力紧收,我先慢一点,对,就这样,口腔放松,把你的嘴唇紧箍起来,对,再紧一点,跟一个环儿一样,我进出的时候可以摩擦压迫我的东西。

  对,很好,真是个天生的骚货,学什么都那么的天赋,你不被男人玩弄,还真是浪费了你这个骚货呢。对,很不错,继续保持下去,你看,现在我再伸进去的时候,你的喉咙又能打开一些了。

  不过说真的,你这个喉咙还真舒服,压破的美妙感觉,比你下边的前后门还要刺激,这次可不好,你又把喉咙紧收了,告诉你要放松,相信我,你这么骚这么下见,一定可以做到的,对吗?

  放松喉咙,不要因为我的顶过去你就紧张,你现在要记住,你这个骚货能伺候我舒服是你的荣耀,也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哪怕我的东西干到你的喉咙里,只要我舒服爽了,你就应该开心和满足。

  我是你的主人,你这一辈子就是我的玩物,你这个骚货哪怕是被玩死,只要主人开心,你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现在在心里自己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就说你是骚货,你一切都是为了伺候主人舒爽存在着。」

  潘文清的喉咙感觉越来越放松,她在努力着,可是每次当那个热烫的可怕大圆头抵在上边的时候,潘文清总是有种呕吐和排斥感。

  在这样扭曲的被虐中,潘文清的兴奋感觉也扭曲的极度强烈,甚至这一刻的潘文清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要放在腿间,狠狠的揉捏自己。

  潘文清恍惚着,身心都沉沦在强烈的疯狂欲望中,甚至在这时候潘文清还把自己的骚臀努力的翘高,让自己跪着的姿势看起来更加的风骚性感。

  潘文清也在努力的放松喉咙,希望王军在顶进来的时候,自己的喉咙能舒服一些。

  【未完待续】

  字数:9,690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greateast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犀牛跑分 二期招募 杏吧担保欢迎合作】【回家2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担保
×
百年杏吧杏彩多彩网九天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盛娱乐犀牛跑分杏耀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1-10-16 18:10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